天階夜色涼如水 臥看牽牛織女星

中文是很難學的東西,更是難教的東西!當老師的每天都在學習怎麼"對付"那群占用了自己三分之二精力的孩子, 好像在學習一套劍法,好不容易把那套劍法玩熟練了, 那些孩子的能力也增長了,又或是劍法過時了,又要尋些新劍法來練......就在不斷地尋求寶典的同時, 青絲染上了秋霜,白髮一根根掉光,唯有心中的那份天真越來越明亮!也許要尋的也不是什麼寶典劍法,而是要將那忽閃忽閃的微光如何調地更加明亮, 讓看你表演的人更加清楚更加明白,他們就不會打斷你, 你也不需用劍法來制止他們了。 理想中的教學自然該如此,可是如果那微光暫時被撲滅了怎麼辦?是求助於太陽,還是求助於月亮? 有個老師為了教孩子如何讀好四聲, 編了很多的四字詞語,諸如" 三國演義,非常好看" "番茄炒蛋,專門搗蛋"......也許這樣的詞彙不會被教科書收集, 可是每當我在用教科書時,腦子裏浮出來的卻是這些讓人忍俊不禁的詞! 還有個老師為了教孩子比較的概念,讓孩子比腳上的臭襪子,還比賽誰拔的頭髮長......也許這些遊戲永遠不會被觀摩課採用,可是,每當我想到這些鬧哄哄的場面,就不由得笑起來......這些星星點點的靈感既瑣碎又美麗! 晚上,帶著兩個小孩開車回家,當車子穿出樹林,當空一輪皓月,我們都不由驚嘆起來,大人的腦子裏馬上浮現"明月松間照"之類的詩文,而後座的孩子卻鬼哭狼嚎地說:'我要吃了這個月亮棒棒糖!" "我要打碎那個月亮玻璃球...."是啊,為什麼表達欣喜一定要用詩呢? 沒有太陽,沒有月亮,我們可以看星星!

0 comments

Write a comment

Comments are moderated